媒体聚焦

川报观察:​他没上过一天学,却被聘为四川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

发布时间:2018-12-20     来源:川报观察

  一双手向他伸来。另一双手已经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一个人微笑着拥抱他。另一个人已经从后面抱住了他。

  12月16日下午,由四川省社科院、省作协、省残联、四川大学出版社、四川经济日报社共同举办的残疾人作家杨嘉利作品研讨会在成都举行。当杨嘉利出现在会场时,立刻受到了明星般的礼遇:大家朝他行注目礼,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他,许多的人趋身向他走来,向他问好,跟他握手,拥抱他。杨嘉利乐呵呵地回应着大家。

  这时,又一双手向他伸来:“杨嘉利你好,我是李后强。今天的研讨会由我主持。”

  李后强,著名学者、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几个月前听说杨嘉利要出版新书《重生门》,在没有见过杨嘉利的情况下,欣然同意为之作序。这次研讨会他也来了,还亲自主持会议!激动之下,杨嘉利一时语塞。

  又有人握住了杨嘉利的手:“嘉利,我来帮你实现见张海迪的愿望。”抬头一看,竟然是省残联理事长毛大付。

  杨嘉利,48岁,自幼患脑瘫、小儿麻痹症,靠自学识字看书,近30多年来写作发表各类新闻、文学作品多篇。诗集《花季雨季》获得成都市金芙蓉文学奖,曾两次获得成都市自强模范荣誉称号。2017年出版的诗集《彼岸花》获广泛好评。2018年10月,出版纪实散文集《重生门》。

  致答谢词时,因为激动,杨嘉利本就残疾的手抖动得特别厉害,但思路十分清晰:感谢各位老师、朋友牺牲周末休息时间来到这里,过去的几十年人生是亲友们同我一起创造的,《重生门》是一本感恩之书,它真正的作者就是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就是书中出现和没有出现、多年来关心支持我的所有朋友!

  掌声雷动。

  编辑记者:我们更应感恩嘉利

  《重生门》记叙了杨嘉利与66位真名实姓的朋友交往的故事。省文联副主席、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明泉认为,细节之美和情感之真是本书最大的艺术特色,比如在同事都被杨嘉利的形象“吓”跑了的时候,某一个编辑曾为他倒了一杯水;在他受到不公正对待之后,某位记者为他讨回公道、赢得尊严……李明泉认为这本书还具有社会学价值:相对集中地展示了四川报刊编辑记者的形象,“四川报刊的繁荣,与这些有爱心、有正义感的新闻从业者大有关系!”

  《重生门》中的大部分人物,是四川各大报刊的编辑记者。从18岁开始,杨嘉利拖着病体,摇摇晃晃地穿梭于四川各大报刊编辑部之间,行动不便,却乐此不疲,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稿子发表了他才可能获得一点可怜的稿费收入。他跑遍了几乎所有的编辑部,以自己的执着、真诚,和不断提高的写作水平,让许多编辑记者成为了他交往至今的朋友。

  四川经济日报社的李银昭,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专门送给他一个采访机,解决了他记录不便的大问题,这个采访机伴随了他十多年;后来李银昭当总编辑了,正式聘任杨嘉利为报社的副刊编辑,让他现在的日常生活和今后的退休生活有了基本经济保障。

  更多的编辑则在各自的岗位上给予他力所能及的帮助:《星星》诗刊原编辑孙建军对他的诗歌创作进行耐心指导,还推荐他认识其他报刊的编辑;华西都市报社原特稿部主任许佳多年悉心指导他采写特稿,还让他将自己的成长过程写成《感恩之旅》,在报上连载……

  成都广播电视台副台长陈海泉表示,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杨嘉利笔下被感恩的人物,相反,自己更应该感谢嘉利,他是一面镜子,提醒我们善待生活、传递热情。孙建军形容杨嘉利写字时的状态,“歪着头,眼睛离纸面只有10cm,右手食指朝天、拇指镇纸,握笔的左拳必须死死右手拇指才能保持平衡,他哪里是在写字,完全是在雕刻!”孙建军说,每当想到杨嘉利是在用这种状态写作,生活中有任何不开心的事情,也都自然化解了。李银昭感慨,我们只是给他提供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作为我们这个团队中的一员,他一直都是我们的学习榜样、精神力量。

  朋友:跟他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感恩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省作协副主席伍立杨认为,残疾人本是弱势群体,但杨嘉利并没有因此放弃帮助别人,这种爱心接力体现出的社会正能量,特别令人震撼。省社科院文学与艺术研究所所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艾莲表示,“在杨嘉利身上,疾病不再是一种剥夺,而是一种加持;困苦不再是一种折磨,而是一种财富”……

  余音未了,有人举手申请发言。他是《重生门》中的人物张陶。当年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张陶,了解到张陶家庭困难面临辍学,杨嘉利毅然对他伸出援手——这一份情,张陶一记就是十几年,而今他们成为了最好的兄弟,张陶儿子出生,取名“张恩培”,管杨嘉利叫“大伯”。张陶说:“我的儿子就是嘉利的儿子,嘉利的盲眼老妈就是我的盲眼老妈。我已经不需要对杨嘉利表示感谢了,因为我们已经融入彼此的生活,我们共同面对生活、享受生活。”

  这时,会场上出现了第一个抢话筒的,他就是无臂青年熊仁汀。当年他用双肘握笔答卷考上西南石油学院后,杨嘉利去采访他,他很不屑:“一个话都说不清楚、路都走不稳的人,采访我?好笑人哦!”相当长时间,心高气傲的小熊并没有把杨嘉利看在眼里。小熊大学毕业后择业受阻,杨嘉利为了支持他创业,拿出了多年的积蓄;后来在共事的过程中,杨嘉利的宽厚善良终于征服了小熊。小熊说:“一个说不清楚话的人,居然成了记者;写不好字的人,居然成了作家;走不稳路的人,居然成了行者。这就是我的老大,我愿意一辈子都跟他在一起的好大哥!”

  省残联负责人四次鞠躬致谢    

  “我与杨嘉利相见恨晚,很遗憾没有能进入《重生门》,如果嘉利写续集,我盼望自己能够入选!我会用行动弘扬真善美!”    

  省社科院副院长姚乐野刚刚结束发言,省残联副理事长杨志远起身离座,转眼间话筒已经被他抢在手上:“听了刚才大家的发言,我深受感动,所以必须马上表达自己的感情。我跟小杨一个姓,首先我代表我们杨家人,向在座的多年给予杨嘉利帮助和关心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说完,面对大家,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大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又代表分别省残联和他自己,向大家鞠躬两次。  

  之后,面向杨嘉利,他深情地说:“嘉利,你用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赢得了社会的认可,也为我们残疾人赢得了尊严。你在接受爱心的同时也在传递爱心,你用你自己的善良,感染了那么多的人,这本书也必将感染更多的人,我要真诚地表达我的敬意!”他刚刚弯腰,掌声再次响起。

  主持人现场办公发邀请

  18:10,主持人李后强终于把话筒抢到了手上:“今天气氛热烈,大家都在争抢话筒,我觉得收获很大,想做这么几件事:一是聘请杨嘉利担任我们社科院文学与艺术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二是聘请杨嘉利担任我们研究生学院特约辅导员,三是我们拟与省残联共同开展残疾人成才案例专项课题研究,聘请杨嘉利担任课题组成员。希望杨嘉利接受邀请。”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李后强继续说:“下面进行大会总结,我谈六点启示……”

  

    残疾人作家杨嘉利为读者签名 鲍安华摄 

四川省“量体裁衣”式残疾人服务平台